【牛市风云榜】肖书阳——入界宜缓,不得贪胜

2232

肖书阳——绝艺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品交易所董事长,Astar基金合伙人

围棋之缘

肖书阳说自己小时候很淘气,有一次把家里的钥匙藏起来,爸爸妈妈问就说不知道,几年之后搬家才发现。母亲一度觉得他有多动症,还带他去医院检查,但是测的是智力,因为医生说多动的孩子智商比较高,结果测完发现他的智商确实还挺高的。

有一次肖书阳的妈妈带他去少年宫,向来坐不住的肖书阳竟安安静静地看别人下了一个多小时的围棋,自此他与围棋结缘。每当进入围棋的世界,肖书阳就变得非常专注,围棋中的许多要诀后来也成为他行事的指导。

不做一眼看到底的事

“围棋初学者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陷入到某一个局部,跟着别人走,走了半天,才发现已经输了。”

肖书阳在大二就开始创业,从那时起就不向家里要钱了。他觉得清华大多数学生的道路大同小异,基本上是读研读博,然后进入大企业或研究院所、政府机构工作,拿一个比较不错的薪酬,如此而已。因此他决定去做其它事。

“一般大学读了两年就不会转专业了,如果转的话要五年才能毕业。大家就觉着你读两年还转,这不有毛病吗?但我在电机系二年级的时候还是转到了国关,为的是有时间做我想做的事。” 起初他做过游学项目,毕业那年创办了现在的海德拉投资公司,2014年底开始从事艺术品投资。

艺术品投资痛点中发现区块链价值

虽然国家从2016年、2017年就开始大力弘扬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但非遗仍有很多痛点,首当其冲的就是认知度很低,人们不知道它的价值在哪儿;第二,非遗比邮币的定价更加非理性。邮币卡在没有电子交易市场的时候,已经有一个成体系、集中交易的现货市场,和现货有联动,但非遗没有,因此定价十分不明朗。

有数据显示,全球每年通过拍卖公司流通的艺术品中,假货赝品占到10%。肖书阳谈到,“在做邮币卡的时候意识到艺术品身上都有一个问题,就是孤品定价存在很大的问题,比如拍卖档次划分不清晰、定价不合理、假货问题、拍卖公司对买到赝品概不负责等等。直到我后来接触到区块链,才发现在溯源,抵制造假方面它有一定的作用。”

去一个更不讲道理的市场讲道理

“接触到非遗这一块,是大概在2015年2016年以后了,我们一开始做的是量化投资基金,但是中国股市波动太大了,于是我们想,既然中国股市就这么不讲道理,那我们还不如到一些更不讲道理的市场去。比如说艺术品,就是个不太讲道理的市场,涨也好,跌也好,都更加快,投机属性更强。”不管是孤品、成批次的商品还是工艺品都可以在绝艺的平台上交易。

“非遗的定价处在一个极大的价值洼地里,比如我桌子上摆的这幅九龙图,画幅很长,但当时只拍到了两千块钱,前段时间以两万九的价格被拍出去了。这幅画是省级的非遗传承人画的,在我看来,正常情况下几万块钱是完全可以卖出去的,但事实上两三千块钱就成交了,这就是不合理的价值区间。”

用Token验证真伪和防止恶意抬价

交易所Token的第一个作用是验证艺术品的来源。首先要把艺术品的信息上链,有两种方式:一是平台上链,二是传承人自己上链,同时给艺术品匹配一个RFID,这样就有两个平行的验证,一个是艺术品,一个是证书。每个艺术品的ID和证书相匹配。Token持有人通过Token证明自己是艺术品持有人,当转给其他人后,原来的Token就会失效。Token另外一个作用是帮助流转。用Token做艺术品确权的激励,同时,在确权的过程中所有交易人可以看到上一笔成交价,这样就避免了恶意提价。

建造共生品牌扩大认知度

从2017年一月开始,绝艺团队实地拜访了上百位非遗传承人,为他们拍摄宣传片,并与百度合作推出《旮旯研究所》,每天PV达到上百万。同时帮助用户了解所有投资的价值,做社群宣传。交易所上线一个多月会员已快破万,交易额已破千万。

团队还做了共生品牌——爱梦中国,通过这个共生品牌扩大市场的认知度。爱梦中国目前已经和170位非遗传人建立合作关系,与华为、腾讯、百度、京东实现战略合作。其中结合天猫超品日做的“百匠礼盒”活动开始仅八秒便一售而空。

肖书阳解读区块链

“首先我觉得这个行业暴力生长的机会已经过去了,现在确实需要大家能看懂一点区块链这个东西,然后才能真正赚大钱,不能像原来先瞎投再去了解。

“其次,区块链现在不管从用户市场量、和它匹配的相关的科技发展,还有一些是我们看不到的,比如说数据库的匹配各方面,还是不够支撑它讲出这么多的故事,但是以后肯定能,所以需要给它时间。

“有一句话,投资行业里面叫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谁是穿底裤的。我觉得近一两年会有一次大的泡沫破裂。在这次泡沫破裂后,区块链才能进入新的发展期。这个过程中会洗掉大部分空气项目,能够实实在在落地的项目中表现突出的还是会成为龙头企业,带领整个行业朝新的方向前行。

至于我们自己就是做一件事情,做联盟链,交易所。希望能踏踏实实的把区块链和它结合好,产生价值。我目的是希望大家都能使用它,我希望每个人使用它。但这种事情终极上是一样的,每个人使用了之后一定它价格会提升。但是如果你只是为了让它的价格提升,最后会发现你的使用功能和它是不匹配的,还是会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