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风云榜】朱怀阳——我是朱怀阳,我不是大佬!

1 万+

朱怀阳—— 创世资本创始人

得知陈浩想要求职助理时,朱怀阳直接得一针见血「你现在凭什么当我的助理?你先回去吧!」

自这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朱怀阳家楼下的清晨,陈浩成了屹立不倒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为了成为朱怀阳的助理,陈浩每天都守在朱怀阳家楼下,给朱怀阳发去上百字上千字的微信。微信内容里,陈浩对自己的个人能力及朱怀阳的需求作出了评估,提及他能为朱怀阳做些什么,给朱怀阳买跑步机,给朱怀阳寄药……

直到这之后,朱怀阳才答应与陈浩见上一面。

然而,历经漫长等待与耐心坚持,才得以争取见上这一面的陈浩,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迎来了朱怀阳开门见山的抛问「每个人想来找我的动机都不太一样,你的动机是什么?」

Chapter1

「想来我身边挣钱的人太多了」

「想要来我身边挣钱的人太多了」!朱怀阳告诉陈浩。

换作其他人来说这句话,大部分都会被冠上自负的标签。但放在朱怀阳身上,「自负」二字的形容,更适合加上双引号。

并非是摆出自信满满的模样或姿势,而是基于能力与才华出发的「我之信由于我之身」,这便是朱怀阳的「自负」。

「如果你认为区块链仅仅是一波财富热潮,你只想在我身边呆几个月挣点钱挖点资源,那对不起,你的这种动机我肯定不会要你。但如果你认为区块链是未来一个变革性的事物,它会持续个五年、十年甚至更久,那么你多回去准备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也不晚。」

朱怀阳说完这番话,陈浩又等候了一段时间,直到他准备足够。

在朱怀阳收到的众多应聘助理的简历中,陈浩并非是其中最聪明和学历最高的。

但朱怀阳并不看重这些。

在他看来,「真实」、「清楚自己要什么」以及「细心」,才是他选中陈浩的要素。

跟在朱怀阳身边的好几个助理,在成功入职之前,都有着与陈浩相差无几的经历。朱怀阳坦诚自己性子直接,回信息也并不勤快,若是自尊心特别强的人,必然在面对他时早已体无完肤了,因此,「不要脸」也是至关重要的要素。

 「改变人生的点金手」

在朱怀阳看来,帮或不帮,只是尝试性的小步推进。

他表示「其实某种程度上,我们现在像点金手一样。说实话,真的,你想帮谁,谁的人生就改变了,真的就改变了。

只要你想,但是你多数情况下并不想,你为什么要帮他改变呢?这个人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去替他改变呢?」

那么,要帮助什么样的人实现财富自由?「真实」、「真诚」、「不要脸」、「聪明」、「耐心」、「抗压能力强」、「逆商高」、「耐操」、「善良」这些人物特质,便是朱怀阳的选择。

若要更具体化,在朱怀阳看来,陈浩就是答案。

Chapter2

 「我不是大佬

在寻求朱怀阳帮助的那些信息里,常常可见诸如以下的内容:

「我创业失败了,大佬,希望再来北京可以跟着你,哪怕做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只要跟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大佬,能不能借我点钱!」

「大佬,能不能告诉我币是什么,哪个币能涨?」

「大佬,你最近又做了哪些事情?」

……

平均每天几十条这样的信息里,「大佬」这个称呼出现的概率高达99%,这让朱怀阳很头痛。谈及此处,脸上的厌恶神色更是丝毫不掩饰「我觉得大佬这个称呼,就跟去理发店被叫帅哥美女一样的,我很反感大佬这个称呼,我超级讨厌大佬这个称呼。」

「现在阿猫阿狗都是大佬,我不是大佬,我是我自己,我是强烈的我自己。」

朱怀阳认为,能立足于今天,源于他一直在做强烈的有个性的自己。

在朱怀阳看来,他是一个自由的人。

自由的人分为三层,第一层是财富自由,第二层是时间自由,还有最难达到的第三层是「Say no」的自由。

在朱怀阳的世界里,跟别人的交往仅仅是满足于他对于友情的渴望,仅仅是因为喜欢对方,仅仅是因为对方很有趣,而并非对资源或利益的追求。

他一脸坦荡「我多挣一分钱少挣一分钱,其实无所谓,对我的生活没任何影响和变化。我可以对任何人Say no,你再厉害我也不理你,因为我也挺厉害的!」

正是因为有足够的底气去做「Say no」的自己,所以朱怀阳并不缺乏任何称呼或标签的肯定。

而与他不爱设标签这一点,恰恰相反的另一面是:一个人越是缺乏什么,就越爱表现什么。

这在心理学上来说,是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表现,具体外露形式,多为虚张声势。

如今的区块链领域,竞争尤为激烈,很多人为了赢得关注也常常选择虚张声势。

「对于很多人来说,有时候虚张声势的确也是一种策略。在得知对方可能需要通过虚张声势来获得一些什么的时候,可能就可以理解了!」

对此,朱怀阳如是说,他能包容所有人的所有做法,但他也强调「理解和包容是两回事,你可以虚张声势,但你别来浪费我的时间,人见了,却什么都没有,这就没意思了!」

那么,如何确定这个人是否名副其实呢?

更多是在交谈过程中去发现的,朱怀阳会根据对方跟他谈的几个事情,来作出是真的在做事还是空手套白狼的评判。

「我是一个孤独的投资人」

有底气Say no的朱怀阳,自称是一名孤独的投资人。

「我觉得我的盈利模式,来自于孤独的思考。我不听别人建议,我很少跟别人讨论,我也从不在意别人评价。」

「投资是不需要跟别人达成共识的,你为自己的钱负责,他为自己的钱负责。做多做空都能赚钱,你只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就可以了,你不需要跟别人达成共识。」这段话,朱怀阳发在朋友圈里。

在朱怀阳看来,基于习惯性不断成功的模型,如果足够相信自己,那么不需要Care别人的看法。

投资是什么?朱怀阳表示,投资就是用认知的差异去获得利润的差异。简而言之,便是要有高于市场认知的分析能力,分析出一个机会,用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认知,赚取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回报。

「当你分析出这个机会的时候,便是一个孤独的结果。」朱怀阳就自身经历而言,当分析能力高于市场水平,便没有人可以与自己保持共鸣,朱怀阳清楚分析出这个机会,除却拥有投入的本金很重要以外,独立的判断亦是必不可少的。

朱怀阳每天都有独立思考以及独立判断的习惯,在客观看待自己的基础上,去做独立的判断。很多人对EOS文献的理解更多是基于他人的评价。

而对于朱怀阳而言,这些都是他在好几个月前便想到的事情,等到评价出现的时候他早已将这个理解更新了十多倍了、二十多倍了、迭代了二十多次、三十多次了。

利用这几个月的时间差,朱怀阳会趁着币价正低的时候买入,在尽可能高的时候卖币。

投资所追随的美好结果,不过就是卖出价格要高于买入价格。那如何做到在尽可能低的时候买币并在尽可能高的时候卖币呢?朱怀阳认为,买币跟卖币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一个体系是不恐惧,一个体系是不贪心。在大家特别不看好的时候,做到不恐惧;等到利润可观的时候,又能做到不贪婪;这是一个完整的闭环。

「你敢不敢为自己的决定买单,这个结论是非常孤独的!」朱怀阳最后强调。

Chapter3

「你要有足够的想象力」

2017年,整个货币圈的人都经历了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比特币从五六万一下子跌到了一万左右,其他山寨币则是跌了高达百分之九十五,而包括ICO在内的很多都面临着归零和退币。

「当时我们经历了九四,那不叫哪个项目投资失败,而是你所有的投资都归零,投入的大量项目都瞬间归零,浮盈也瞬间归零。」

在朱怀阳说的这句话里,两个瞬间,三个归零,足以感受他当时面临的打击之大。朱怀阳回忆在当时投的矿机,以12000元买入,却还没等开封,胶条还没来得及撕开,便就跌到了4000元。朱怀阳一核算,投入的几千万,只剩下几百万了。

从浮盈上亿,亏到卡里仅剩几百万,那个时候的朱怀阳,住在一个大厂房里,每天和他人生第一台爱车待在一起。他在想,不能把它卖掉。这辆爱车是朱怀阳在2017年6月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对他来说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是他的二十分之一。

就这样,喜欢和别人过不一样生活的朱怀阳,和他的爱车待在大厂房里,从区块链的寒冬中挺了过来。

如今,区块链行业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可以基于现状在这个行业赚钱的人,到底是占有消息层面分析的优势?还是基本面分析的优势?还是说K线分析的优势呢?在朱怀阳看来,以上皆不是。

「想象力层面。」朱怀阳给出了他的答案。

为什么是想象力?朱怀阳表示「就区块链的发展现状而言,你投资一个币,不能把它当成一次赌博,而是把它当成你对未来的一次下注。你知道未来是什么以及未来会发生什么吗?这一点的判断,并非通过逻辑来推理的,而是通过你的想象力。用逻辑来推理的人,都在比特币售价几十块钱的时候就是选择卖出了。你想在这个市场里投资赚钱,那你要有足够的想象力!

想象力让人做出决策,勇气则让人付诸行动。光有想象力不行,更要有勇气。

都说熊市买币容易,但很多人都心怀恐惧。有勇气在熊市之时购入大量的币,需要克服恐惧,是挺难的一件事。而朱怀阳就常常在熊市的时候买币。他袒露自己从不看短期的K线,不追高,只买下跌的资产,只在市场特别萧条的时候买币。

「你不要高估你的能力」

想象力和勇气固然重要,但你也不要过分高估自己的能力,朱怀阳如是强调。

「只不过是你在趋势里面,你分析K线也对了,你喊单也对了,好像你做什么都对了。」朱怀阳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这时候就要注意了,你千万不要过分去高估自己的能力。在趋势里面,就好比你在坐一架上升的电梯,并不是因为你头撞了电梯的上部,电梯才上升的,而是发动机在带着你走。」

谈及一级市场的风向标,朱怀阳认为首先第一点投资人必须要非常了解区块链市场,以及明白区块链是什么。接下来,再研究哪一些技术会成为这个市场的刚需。而在炒币这个二级市场里,亏钱和赚钱的人数比例是永远恒定的。

想要实现无论一级投还是二级投都得到投资红利,那就必须知道这个市场的技术和市场的走向是什么,只有在了解和理解的前提下,才能分析出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在朱怀阳看来,想要得出解决方案,首先要理解什么分层切片技术,对此,他还强调「你做区块链,投资是需要想的,不光是发发朋友圈、参参会就可以赚到钱了。」

Chapter4

「我需要做的就是稳住」

在国土面积963.4057万平方公里的中国版图上,温州的土地面积,仅占11612.94平方公里。就是这样一个面积不到11700平方公里的极不起眼的温州,养育了一批又一批有着「亚洲犹太人」美称的成功商人。

作为温州人,在朱怀阳的记忆里,和成都人聚在一起便是喝茶打麻将一样,温州人聚在一起的常态,便是谈生意。就连春节的家庭聚会,坐在一起也一定是聊生意,话题离不开「去年生意做得怎么样」、「明年大家可以一起怎么做生意」……

温州商人的名誉响彻天下,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温州人=有钱人。但朱怀阳只是来自于温州的一个普通家庭,如若要说他身上所带有的温州人特质,便是温州这片特殊土壤所培育的自然反应:看到一个事情,就会立刻条件反射去想「我怎么挣钱」。

正是这种特性,朱怀阳在大学期间选择了创业。但人生并非时刻顺心顺意,这次的创业失败了。陪伴着大学毕业的朱怀阳踏上前来北京那趟火车的,是几百万的负债。

从几百万负债的创业失败青年,到如今人人求见的点金手,在朱怀阳看来,人生的变数太多了,他并不喜欢谈诸如「人生终极目标」之类的话题。若要说接下来的规划,他坦言「稳住,因为一切都很好了,我需要做的就是稳住。」

人人都在争分夺秒绞尽脑汁抢夺在区块链前线的时候,朱怀阳只谈「自由」,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自由地做着「朱怀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