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半之后,POW、POS、存储挖矿将三足鼎立?

270

随着比特币减半脚步的临近,有人表示,POW挖矿的黄金时代已过,POS正当时,而未来是存储为王的时代?你持有相同的看法吗?到底哪一种是助你走上人生巅峰的利器呢?

3月12日19点,“无深度不聊天”的《Hi,大佬!》栏目,猎云财经内容主管汪雪婧专门邀请了来自POW、POS、存储挖矿等领域的大佬,与大家一起聊聊运用不同机制挖矿的那些事儿。

他们分别是BTC.com CEO 庄重、Newpool创始人蒋祖军、Lambda创始人何晓阳、Lambda知名矿工星际浪涛张先生

01

“不是挖矿的炒币就是耍流氓”

汪雪婧:请嘉宾从各自所处细分领域出发,用观众更易懂的方式,分别解释一下什么是POW挖矿、POS挖矿和存储挖矿?同时,也为大家介绍一下主要有哪些币是POW挖矿、POS挖矿和存储挖矿?这些矿币挖矿的收益如何?

庄重:以比特币为例说一下POW挖矿,这个工作量来源是什么呢?当矿工想在比特币网络更新整个交易,并且添加新区块的时候,我们需要去证明完成了一定量的工作,而这个工作在比特币网络的实现方式就是通过我们相对比较熟悉的SHA256的哈希算法。

矿池会把这些任务下发给矿池上运行的所有矿机一起合作去解这个很特殊的随机数,然后让其满足哈希小于当前全网难度对应的一个目标值。首先是矿机的成本,其次是矿机运行消耗的电力,这些都是比特币挖矿所需要付出的成本,这也就是工作量一词的来源。

当然,这些矿工并不是说一定要浪费这么多电,而是所有矿工都在依照比特币网络交易规则。这些规则使矿工可以从比特币新区块中获得奖励,并且这个过程也使比特币系统账本在不断更新。

这个工作量证明机制是有意设计,想参与其中就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对攻击者来说,他也得付出对应的代价。

工作量证明存在51%的攻击,随着整个网络规模的扩大,也使得51%攻击的成本变得非常高。对比特币网络进行攻击,如果攻击不成功,所有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因此,这也是这个系统算力越高越安全的原因。

目前POW的币种最大的仍然是比特币。对比一下24小时的新币产出可以有直观的比较,现在BTC大概一天产生1800。还有其他一些相对来说比较大的币种,比如说ETH、BCH、BSV、Zcash,以及一些最近比较火的币种。

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国产公链从去年开始非常引人关注,其实去年整个市场诞生了很多新的POW币种。

整体来看,我们大致可以算一下,整个POW的币种一天产出大概是1亿多人民币,全年将近400亿人民币的市场。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矿工能够在这个市场中获得这么多产出。

蒋祖军:“不是挖矿的炒币就是耍流氓”,可见在币圈耍流氓的人太多,动不动加杠杆,上合约,最终十炒九输。

而纵观挖矿的群体,不论是POW的矿工,还是POS、POC等,均比较务实、稳键,币跌时想着活下去,币涨时做好资产配置,而现在挖矿群体中相当大一部分为老矿工,他们的留下原因是“还没有赚够”。

近期POS机制又进入大众视野,因为币值排名第二,开发者最丰富的公链ETH,也将升级为POS链,这无疑加大POS链的阵营,成最有可能叫板POW的机制。

POS机制包括POS及XPOS等,其代表的链有EOS、ATOM 、ADA等,其中EOS的市值最大,而其相较于比特币挖矿,可以说“简单到飞了”。它无须买矿机,无须找矿场,无须找廉价电等。你只要持有该POS链的币,进行Staking即可开挖。

以EOS挖矿为例,你把持有的EOS通过Newpool进行“委托投票”即可挖矿,这过程无须转币,币还在你的钱包里,无须担心币会被转走。它的历史最高年化达15%,但随着各大中心化交易所加入超级节点的争夺,现年化降到3.5%,虽然收益变低,但是这是活期的收益,且是币本位。以目前收益来看,还没有哪个平台活期收益率能超过它。

目前Newpool已经支持EOS、TRON、IOST、BOS等,我们均本着无须转币的思路,来为用户提供最安全的挖矿服务。而POS挖矿的最大缺点就是,它需要承担所持有的币的价格涨跌,有可能你挖矿的币还不够价格的跌幅。当然,BTC挖矿也有可能存在矿机变废铁。因此挖矿有风险,投资须谨慎,一定要找专业的团队帮你做决策。

何晓阳:我们为什么需要共识算法?现在很多人加入数字货币行业里面来,首先会认识到参与的是数字货币这个市场,但本质上数字货币是基于Blockchain的技术,就是说从有POW开始它解决了什么问题?

本质上来说,它解决的是兰伯特于1982年论文中提出的拜占庭将军问题。简单描述一下,拜占庭将军问题,指的是在一个节点不可信的情况下,如何实现各个节点之间对于状态的一致性共识,本质上它是一个共识的问题。

兰伯特提出了这个概念,也提出了一个算法,即拜占庭容错(BFT。所以,事实上从1982年以来,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就只有BFT算法。BFT算法可以这么理解,当这个节点数是n的时候,那么n ≥ 3t+1,这个t指的是故障节点数。

事实上,从有了拜占庭将军问题以后,学术圈一直尝试解决这个问题,但事实上直到中本聪的论文出现之后才有了第二种方法,就是POW算法。

POW共识算法是一种新的共识算法,在POW共识算法之上产生了比特币、莱特币、门罗等这样的数字货币。但是,POW存在的问题也比较明显,我们希望一个系统共识算法能够在真正的商业业务系统中发挥作用,而不仅仅是用来产生新的数字货币。

所以,才会有人尝试去做新的共识算法,包括POS,也包括Lambda、Filecoin正在做的时空证明算法(PoST)。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就是一个分布式的计算机系统,它能够达成状态一致是我们的目的。但是,如果为了达成状态一致,需要消耗掉全部的计算资源,那么这个系统就无法处理任何其他的工作。

这也就是POW共识的一个问题,虽然从产生数字货币角度来说,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我们的目的本身并不是为了仅仅产生数字货币,而是希望寻找到在计算机领域、在分布式系统领域有用的一些东西,所以需要去寻找新的共识算法。

现在看来,最容易被寻找的一种共识就是PoST共识。PoST共识等于是将POW共识算法里面产生nonce的那个步骤,由其他的一些数字来代替。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再需要消耗非常多的CPU。

举个例子,量子链由这个系统当中的UTXO数量来做nonce,这样的话,nonce的数量就是有限的。

这种情况下,在计算哈希值的时候,总的来说,对于每个节点或者说对每个矿工来说,它能够计算的量是有限的,提交完了之后,不再能够去提交新的。

所以,在出块的时候不会耗费很多的CPU,所以PoST相对于POW的共识来说是一种进步。它使得业务系统能够节省出一些CPU资源去做业务逻辑。

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可能性,事实上到现在来说,没有POS项目能够做什么太多的业务。我们知道ETH的进步,可能是说未来能够在ETH发行更多的资产。后续的项目,比如说像Cosmos试图去完成跨链的交易。像这个EOS当时定义自己是世界计算机,但事实上这些事情也都没有完成。

没有完成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我们还处于Blockchain技术非常初级的阶段。事实上,我们知道最近有人把李文亮医生的纪念碑放到了ETH网络上。放这么一个纪念碑,它可能需要在ETH上消耗不少的资源。因为本质上来说,ETH网络不是为了让人存放信息。

现在看来,大家需要某个系统能够存放数据,它最好是异步的,是一个分布式的存储系统。所以,在过去几年的探索中,我们能够描绘出来一个东西,就是说一种异步的基于Blockchain的系统去存储数据。并且,这个存储数据的系统能够用一种新的共识算法来描述它,这个共识算法我们可以把它简单地称为存储挖矿。

现在这个赛道当中的项目其实并不太多,相较于POW、POS,从完成度来讲,存储挖矿都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现在这个领域的项目有美国那边的Filecoin,以色列的Spacemesh,还有Lambda及中国其他的一些项目。

总体来讲,这个领域的事情还比较早期,Filecoin的主网没有上线,Spacemesh刚刚上线0.1测试网,Lambda上线了主网。从工程进度来说,Lambda相对来说比较靠前。从现在的收益来说,在存储挖矿领域,Lambda应该是唯一能够用真正的存储去挖矿的一个项目。

为什么存储挖矿可能是一个机会?现在纯粹的数字货币的投机性比较强,就像美股一样,投机性强的问题在于货币的价格并没有依附于价值之上,它更多的是由供需以及人们的情绪来决定的,所以市场的波动性会很大。

相对来说,我们是希望提供一种有效的、有用的网络能够帮助这个世界去存储数据,目前来说整体数据量已经到了ZB这么一个量级。但是,很多数据因为无法存储都要被迫丢掉,我们希望建立一种能够自动运行的长期的分布式存储系统来解决这个问题。

们把它称为分布式存储,是因为这个存储系统是由很多计算机连接起来,并且没有中心化的管理节点,所以必须要用区块链的方式去管理他,去对它进行奖惩,对忠实的矿工进行奖励,对没有帮别人好好存储数据的矿工进行惩罚。

所以,存储挖矿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它既有Blockchain节点,又有分布式的存储系统,在其上还有一个交易系统。也就是说,用户需要把数据交易给矿工,然后由矿工进行存储,这种情况下,外界的用户需要进行付费。从两方面进行描述,它对外看起来像是云,对内是一个挖矿系统,相对于POW、POS来说,它会显得比较复杂。

02

三足鼎立 or not ?

汪雪婧:随着比特币减半,ETH转为POS挖矿以及存储挖矿的崛起,将来会不会形成POW、POS、存储挖矿三足鼎立的局面?

庄重:对目前所有的市场而言,减半肯定都是一个考验。单从POW这个市场来说,对比POS还有存储挖矿,其实目前市场的大头还是在POW,这个趋势在短期内也不会因为比特币减半就发生根本性的转变。毕竟对接下来新的行情,大家都不能做一个很好的预测。

以以太坊为例,它会转为POS挖矿,但是这部分算力仍然会流到其他的有获利空间的币种,甚至市场上有可能会产生一些新的币种试图去接收这样的算力。

对POW市场应该是个规律,这些算力终究是有地方安放的,一定会有给它们安放的空间存在,除非有大的矿难发生。

目前看来,POS需要一个非常有规模效应的挖矿方式。从传统POW矿池角度来说,我们并不具备流量入口的优势,这种可能更适用于交易所、钱包和托管业务方。POS的话,目前如果做不到市场前十,这个币种很有可能无法用来支撑服务器的成本。

蒋祖军: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来分析!

如果POW链实现价值存储,那未来BTC成为超级的数字黄金;如果POS链实现了连接现实世界的超级计算机,那将重塑大量的生活应用;如果存储类的链,将现有云存储去中心化,那将真正实现超级数据库。

以上这些假设都实现了,那必将经历现有商业世界秩序的混沌过程,从而新生爆裂的机会,并赋予每一种机制无穷大的商业价值。

但是,这些机制是否按我们的剧本走,一切都是未知数。而基于POW的BTC已经走过10年,它的共识最强,已经在往数字黄金路上演化着。而其它机制形成时间较短,还需要更长的时间论证。

因此,我个人认为,在比特币减半的下个周期内(5年内)很难三足鼎力,除非来了一位当世诸葛亮。

何晓阳:在短期内仍是POW一家独大的可能性更多一点。我们的世界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是很难预测的,因为它会有很强的混沌效应和黑天鹅效应在里面。比如,你知道美股已经持续了十年的牛市,肯定是一个泡沫,但是你无法确定这个泡沫什么时候破。

关于POW、POS以及存储挖矿的崛起,我认为取决于几点:

第一点,我们确认比特币会有数字黄金的属性,主要是因为比特币网络并不是很适合于支付这个场景。因为比特币的确认速度比较慢,手续费随着价格的升高会比较昂贵,它可能不太适合于做支付。我们也会认为Core team 希望比特币往价值储存的方向去走,但价值储存方向是不是最好的,这个事情并不是非常的确定。

至少经过此次疫情,对币圈来说,其实是数字黄金这个神话的破灭,因为黄金的价格一直在涨,但是比特币的价格其实在下跌。所以,比特币并不是一种避险资产。中本聪当时讲比特币的目的的时候,也是希望它成为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但是目前来看,它并没有往这个方向走。

比特币自从算力大战和扩容之争两件事情之后,其问题在于Core team希望的价值储存和数字黄金这个方向与现实中人们对比特币进行支付需求的矛盾。

这个矛盾会怎么样?我认为不太好说。所以,比特币的自身不确定性很强,现有数字货币的市值和行情,本质上都是比特币的一个函数,比特币是时间的一个函数,所以这两重的不确定性让人无法预测未来数字货币的走向。

但是我们从另外一个方向看这个问题,就是说本质上来讲,比特币是基于CPU的一个生意,而现有以太坊的挖矿是基于显卡的一个生意,存储挖矿其实是基于硬盘和SSD的一个生意。

这些市场其实都是蛮大的市场,关于存储挖矿将会有两种归宿。

第一种,我们真的实现了分布式云存储。这个事情的难度在哪里?这个事情难度在于,我们如何找到一种新的共识算法让这种共识算法能够基于矿工真正存储的有用数据量去挖矿,而且我们让矿工需要向整个Blockchain系统提交证明,证明他真的存储这个数据。

这个问题其实是对原来学术问题的升级,原来有个学术问题叫做数据的完整性证明和可恢复性证明,这两个证明是在2010年左右,由国外的一个学者提出的问题,它本质上同1982年的拜占庭将军问题是同类的问题。

这个问题现在是有解的,但是它需要一个单点的验证,现在有了区块链之后,我们可能是能够去实现一个去中心化的链对于数据完整性的验证。所以,这才是分布式存储的核心出发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觉得无论是Filecoin也好,还是lambda也好,以及Spacemesh也好,都或多或少地有了进步。至少从2018到2020年三年的时间,大家的技术进度差不多,都多多少少实现了一个Blockchain系统,然后矿工能够向这个Blockchain系统提交一个证明,证明他确实存储了这个数据,并且能够基于实际存储的数据量去进行挖矿。

这个事情的缺点是什么?分布式存储这个事情,提出论文的人并不是搞Blockchain的人,现在搞的这些人并不是像中本聪这样的天才。

这个领域没有天才可能是分布式存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天才的创见,它只能通过不断的试错、尝试去解决这个问题。

2020年会是很关键的一年,就是关于Filecoin的主网,以及Lambda主网上线之后的稳定性以及可靠性会怎么样?如果说这两个问题都是Yes,也就是说,我们跟Filecoin都能够非常稳定地运行的话,我觉得这个领域的资金是非常多的,因为我们知道中国其实是IPFS跟Filecoin项目很大的一个信徒市场,包括也有很多硬件厂商在参与Filecoin的测试网挖矿。

这些硬件厂商已经预售出去的矿机、算力或者云算力,以及在2018至2020年三年里面销售的矿机数量,已经接近比特币矿机的数量。

而这些矿机其实都是要挖矿的,这些矿机都要挖矿势必会像ETH算力转移一样,肯定会有新的明星项目出来,这个事情是非常确定的。既然有了矿机,那就会有必要去挖。

我觉得POS不太确定会怎么样,但是我认为显卡挖矿、ASIC挖矿,还有硬盘挖矿,其实会在矿机规模上形成大概三足鼎立的一个趋势。因为POS挖矿非常简单,就是Staking,Staking具体会怎么样现在不确定。

本来Staking其实会有很大的进展,比如,Algorand、Cosmos项目的技术进展都是不错的。但是现在因为Cosmos团队内部的技术问题,导致了POS领域领军项目进展停滞。所以说,其实本质上大家对于Cosmos或者POS期待可能会产生一些问题。

这个POS的进步,可能要看以太坊转成POS之后的趋势去确定,现在我觉得还是不太好说。

硬盘挖矿、GPU挖矿以及ASIC挖矿会三足鼎立,但是目前来看,硬盘挖矿不见得一定是分布式存储,它有可能会去填充垃圾数据。这种填充方式也不是去年所流行的POC,而可能会是一种新的共识

张先生:我个人觉得,POW和存储挖矿本身是从属关系,验证存储空间和提供存储检索服务很像对应POW挖矿的用算力抢哈希彩票和收取区块内交易的手续费奖励。相对于POS这种靠权力获得记账权的模式,我更青睐靠劳力和服务来获得记账权的方法。

03

“2020分布式存储已接近于实现”

汪雪婧:近日,存储挖矿相关消息不时传来,引发多方关注。您可否为我们介绍一下存储挖矿的前世今生?此外,它离真正落地还有多远?

何晓阳:存储挖矿最早的来源在于Filecoin项目。Filecoin其实是在2015年的时候提出了几个构想,包括IPFS以及IPFS之上和其下的一些结构,它是想构筑一个更加安全的全球互联网,去取代HTTP协议。

在IPFS这个成功的分布式文件系统之后,我们发现这个系统存在一些问题:

第一点,虽然是一个分布式的存储系统,但对矿工来说,它没有激励,也就是说矿工提供存储空间,但没有任何好处;第二点,IPFS上面的数据,矿工可以删除,这个时候会对文件的存放者带来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IPFS的发起方Protocol Labs,就发起了Filecoin,试图通过数字货币的方式给IPFS的矿工提供一些奖励。这样的构思最早是在2015年提出来的。

2015年到2017年三年的时间,数字货币在蓬勃发展,Filecoin试图按照比特币的POW路线去走,尝试构筑这样的数字货币。但事实上,我们现在很明显发现这样的一条路是不通的。所以说,Filecoin项目浪费了三年的时间。

这当中还有一些其他的项目,包括像国内很多人参与了的Siacoin,还有Storj。这些项目其实都是很早期的项目,它们都是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时代提出来的由数字货币来激励的项目,但是事实上这些项目都有问题。

因为当时的区块链技术和知识都很不完备,包括当时像零知识证明这样的一些技术都没有被提出来,包括像VDF这样随机出块的技术也都没有被发明出来,所以当时不可能构造出来一个能用的峰值存储系统。

事情的改变是从2018年开始,我觉得大多数人可能都要去感谢一下这几个POS的项目,分别是Algorand以及艾达等等,他们提出来了种种的VR算法能够随机选择出块的点。

我们觉得就是2018年之后,Filecoin团队看到了这些项目的一些进展,所以在POS的基础之上,提出来一种更加贴近于存储特性的但又并不是非常难实现的算法。他们把原来这个名词借用了一下,原来叫时空证明现在还叫时空证明,但实现上更类似于像PoST链。

这个是对Filecoin的一些介绍,那么这个分布式存储到什么阶段了呢?基本上来说,大家都能够实现一个有矿工提供的存储系统,然后用户跟矿工实现数据交易。

矿工存储用户的数据,并且将数据打包,再转换为他挖矿的类似于扇区的东西,然后通过扇区的大小提交到链上,以证明自己的挖矿能力,那么这个过程基本上对应了当时Filecoin所承诺的一些内容。

即它确实是按照用户的存储数据量大小来挖矿的,所以基本上来说,我们认为2020年分布式存储其实已经接近于实现了。

但是,我觉得大家说的落地可能有这么几个意义,就是说现在的分布式存储是能挖矿了,那么它跟比特币相比,比特币也是能挖矿,POS也是能挖矿。

纯粹从挖矿来说,其实分布式存储已经落地了,但是大家期望的落地可能是另外一个意义上的,它提供一个比公有云更加廉价、快速,已经能够确保数据不被滥用,确保数据的所有权掌握在数据主人手里的这么一个分布式存储。

距离这一点,我认为其实还比较远,原因就是分布式存储虽然能够存储数据,但是它的检索并不是很容易,用户想要往回拿数据的时候并不是很容易去用。

另外,在这样一个分布式系统当中,它的效率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无论是存储效率还是传输效率。虽然从技术上我们解决了存储的问题,但网络可能还是下一个需要去解决的问题,所以现在整个区块链领域大家对计算都是比较熟悉的,对存储经过这几年的功课,基本上也差不多了。

但是对于网络传输这个事情,还是卡在整个区块链能够成为世界计算机的瓶颈这个绊脚石上,我们需要很多人去解决网络的问题。最近我们知道一些事情,就是说像IPFS团队跟美国几个大学的著名教授开始发起新项目。

这些项目的目的是希望通过这些学者们提出来的数据中心网络和命名数据网络的一些技术,能够去解决数据传输的问题,能够更好地去构造出一个分布式的网络和存储。

04

“存储挖矿有机会服务世界”

汪雪婧:与其他挖矿形式相比,存储挖矿给您的感受有什么不同之处?都说挖矿是信仰,存储挖矿是怎样给你充值了信仰?

张先生:从现实层面来说,存储挖矿对电费、散热等要求不高,哪怕是民用电,在居民楼、厂房,币价不低的时候也具备挖矿条件。

但是因为存储挖矿本身是可能需要提供服务的,验证储量的算法也较POW相比更为复杂繁琐,所以对运维的要求高,每天有1%左右的机器下线是非常正常的情况,需要频繁检测发现问题并且进行重新部署

同样的,存储挖矿的利润更不确定,在币价高涨的时候能获得更高额的利润,但是面对低迷的币价也会承受更严重的损失,相比POW挖矿是期望更高,方差更大的一种盈利模式。

至于说对于存储挖矿的信仰,你们知道吗?时间维度上最长的区块链甚至不是比特币,是newyorktimes上面叫surety的栏目。

我觉得区块链最后体现价值是要通过更可信的方式来为世界创造价值。比特币的价值好像更多沉淀在交易本身,而存储挖矿的价值是有机会能真正服务这个世界,这就是我的对存储挖矿的信仰。

汪雪婧:感谢各位大佬的分享,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