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港暴徒的失败看区块链经济激励

300

香港暴徒被一个黄发小哥骂的视频在微博火了。我们发现黄发小哥之所以被大家一致称赞,是因为他说到了暴徒们的痛点:我们大家都有想要争取的东西,但是你们这样来闹是不能从政府手里要来什么的。与其搞破坏来逼迫政府“就范”,不如好好工作。

适度差异化

因为懒惰的天性,如果有条件,几乎所有人都会选择巩固自己的优势,保持不平等。这也是为什么香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贫富差距大不一定是坏事,在不引发经济危机的前提下,它可以调动人们生产生活的积极性。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人民大公社的时代,人人一起穷。当邓小平主张改革开放之后,大家过上了吃饱喝足的好日子。

另一个极端就是社会财富的不均匀造成垄断,造成财富分配的不平等。比如土地改革之前,地主占有土地资源,农民不得不忍受地主的低工资。

香港暴徒大概以为自己和当年的毛主席一样,带着大家争取财富和尊严。可是他们明显并没有认真考虑自己的行为能不能带来想要的结果。没有理性的执行力只能说是疯狂。

币价如逆水行舟

与之相比,中本聪发明的区块链显得聪明太多。虽然专门用于挖矿的矿机与中心化挖矿组织的出现脱离了他的本意,但是让矿工证明自己,获得比特币奖励与让比特币按照公式发行量减半等富有先见之明的设计让比特币不断升值。

尼采说,真正的英雄看到世界所有黑暗面并且笑着面对。中本聪就是这样的英雄。他知道只有让比特币涨起来,大家才会信仰它,坚定不移地持有。只有大家认可并持有比特币,比特币才是一个能够作为衡量其它币种价值的硬通货良币。就这样,没有媒体宣发,没有暴力革命,比特币天生就具有公信力。

香港的居民居住地之狭小,当地人工资之高,都足以让内地人惊叹。它有力证明了钱真的只是一个数字,工资高并不代表生活质量高。就像鸡汤文里说的那样,有钱且痛苦的人有很多,并不是有钱就快乐。

而我想说的是,和钱翻倍快乐不一定能翻倍一样,钱翻倍消耗的资源也不能翻倍。有些人有钱,只是为了让穷人更幸福。此话怎讲?

提高生产力

举个例子,北京有很多先来的人在这里拥有了房子。因为这里发展好,来的人不想走,卖房的人少;没来的人想过来发展,买房的人多。根据价值规律,需求小于供给会涨价,所以房价一直涨,涨到远远超过它本身的价值还在涨。

再举例,我们都知道,让一个人努力的最好办法莫过于让他有一个孩子。本身自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为了孩子就不得不努力赚钱买奶粉尿布了。

对很多人来说,房子就相当于一个孩子。很多公司高层为了避免员工辞职,会鼓励员工买房子。这样一旦失去工作立马还不上贷款,员工自然不敢轻易辞职。这也是为什么房价增长能够拉动GDP的原因。

有的人说房价泡沫并不是实体经济,那些高房价背后的数字不能代表什么。他们说的很对,但是他们没有看到一个工厂女工为了给孩子买好一点的奶粉每天坚持多赶两件衣服,一个程序员为了攒钱买房娶媳妇每天多码10分钟代码。

正是因为这些人更加努力的工作,我们可以在淘宝上用很便宜的价格买来更多商品。虽然很多人当年没有在北京买房,他们的生活无形中被影响。许多人以为是电商增加流通性让物价降下来了,其实流通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总产量和流通性相辅相成,一起上涨,才是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的原因。

本质区别

暴徒拒绝接受别人的劝阻,执意阻挠正常交通秩序,加重了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挫伤了市场的流通性,给人们的生活生产带来不便。他们说为了大家却没有给大家带来利益,反而给大家带来了严重的损失。他们喊着口号却只是一味抱怨现有的问题,从来没有提出对应的改革措施。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得不到人们的认可。

而区块链以其优秀的共识算法和去中心化存储建立起基于技术而非个人或者机构的信任,使人们在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可以相当放心地进行点对点的交易,打破了人与人沟通的壁垒,极大促进了资源的流通。更加令人称赞的是,区块链给矿工奖励,让大家积极参加网络的日常运维。这就是区块链如今为什么如此受欢迎。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是由任何物质的东西来维系,当然也不是由比特币来维系。但是,在商品经济社会,人们之间的经济等等关系的正常与互利互惠交往,必须要有强制性的社会保障机制;为了有效地防止恶意善意地伤害他人利益,在政府主导的信用机制败坏得无以复加的情形下,比特币无疑是目前及可预测的未来最能防止政府与其他恶意者以金融和其他信用方式损害民众与他人财产,维系人们之间经济交往最值得信任的唯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