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实际上是“数字人民币”

306

据报道,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五个“金砖国家”正计划在成员国之间开发一款单一支付交易系统,该系统中可能将使用一个被称为“BRICS”(金砖五国的首字母英文缩写就是BRICS)的加密货币。这个消息说明中国在加密数字货币的领域又将有一个新的进展。业界均翘首以盼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诞生,任何风吹草动都牵动着人们的敏感神经。

“现在的央行数字货币,到底是一个新的货币,还是一种新的支付结算方式?至少我认为它是人民币,不是一种新的货币。”11月13日,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央行数字货币与Libra的区别

IMI副研究员、清华博士研究生曹胜熙表示,中国央行即将发行的数字货币和Libra至少有四点不同之处。

首先,锚定的货币种类不一样。Libra锚定的是一篮子货币,而DC/EP锚定的是法定货币,仅锚定人民币。

其次,央行明确指出DC/EP代替的是部分M0,而Libra到底是M0、M1、M2未有定论,但是M0的可能性很低。

第三,二者发行推广模式不一样,DC/EP通过商业银行推广,而Libra通过协会组织去推广,是一种市场化、企业化的推广行为。

第四,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是数字形态的人民币,所以其汇率随人民币币值而波动,而因为Libra背后的稳定资产是一篮子货币,所以它的汇率是不确定的。

央行数字货币与微信和支付宝的区别

其实这三者属于三个不同的金融属性,包括M0,M1,M2这三种属性。

M0,指流通中的现金,也就是中央银行发行的纸质货币。 

M1,指狭义货币,为M0与非金融性公司的活期存款之和。简单来说,狭义货币(M1)=M0+可开支票进行支付的单位活期存款。 

M2,指广义货币,为M1与非金融性公司的定期存款、储蓄存款、其他存款之和。简单理解,广义货币(M2)=M1+居民储蓄存款+单位定期存款+单位其他存款+证券公司客户保证金。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数字货币的目标是替换M0(流通中的现金)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它的目的是替换一部分现金,但它并不打算取代M1或M2。”

也就是说,腾讯的微信支付和蚂蚁金服的支付宝,这两种中国最流行的移动支付方式不会受到数字货币的影响。

央行数字货币与微信和支付宝还是有两大本质区别。

结算方不同:当我们日常通过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时,结算方是在央行;使用微信和支付宝交易时,其背后的记账方式、结账方式以及对账方式与数字货币交易却完全不同,而且结算方是商业银行。

安全性不同:由于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发行,所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央行破产这一风险。但是历史上却不缺少破产的商业银行。如果商业银行破产了,在正常政策下,高于存款五十万的部分是不会全额赔付的,而数字货币的发行和结算方都是央行,却不会存在这样的破产问题。

数字人民币时代到来

使用数字货币替代纸币也有以下好处:

(1)节约成本:纸币的印刷、运输、保护等等都需要各类材料成本及人工成本,如果一旦实现数字化,那么就可以节约下这部分的成本,且发行渠道发行方式更加便捷。

(2)减少假币:通过数字货币,基本就杜绝了社会上的假币现象。

(3)降低洗钱风险:通过数字货币,所有的交易全部都系统内流转,有迹可循,降低了洗钱的可能性(现实中在追查洗钱行为常常路径会被中断,就是资金从银行取出,一旦资金从银行取出或者交易仅使用现金,那么洗钱行为很难侦查到)。

可以预见的是,“数字人民币”时代即将到来,其基于国家信用、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的法定性质,将会产生很大的积极影响。

对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来讲,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未来将基于数字货币衍生出更多的数字信贷、数字资产和数字负债等创新,而非主权数字货币也会逐渐降温。此外,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后能提升对货币运行监控的效率,丰富货币政策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