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风云榜】张冬冬——互联网打车的痛,区块链能治?

249

每天挤在公交车地铁上,许多人目光投向路上来往的私家车,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日常生活中也享受到这种舒服的出行方式。“算了吧,再等一会儿,挤一挤吧。打一次车够我们吃两顿好的了。”

殊不知这么一个普通的问题,却引发了一个人深刻的思考,并带来了打车行业划时代的改革。

迎难而上的探索者

为了更加深入了解趣出行,牛市财经采访了趣出行的创始人兼CEO张冬冬。张冬冬告诉记者,虽然市面上有很多拼车类软件发现其实他们性价比没有做到更好。

对于乘客来说,价格还是很贵。比如说从中关村到昌平县城,25公里,要是用滴滴顺风车的话大概是50元钱,一来一回大概是100元钱。再加上滴滴之前爆出了很多安全问题,传统打车软件已经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与安全需求。

作为一个有十年开发经验的创业者,他决定向这个看起来似乎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发出挑战。

 深入问题核心,推出完美解决方案

针对乘车费用贵与安全存在漏洞的问题,张冬冬想到了可以固定线路,长期合乘。把乘客聚集起来,把车主聚集起来,更细的一个圈子里把时间位置吻合的人群匹配出来。车主如果是顺路前往,那就愿意以很低的价位把车位利用起来,因为他对赚多少钱的心理预期也会下降很多。可能他就是想副驾驶上坐一个人这么简单。整个过程对车主来说如果是不绕路30公里内10元一个座,绕路的话就3元每公里来收费。

张冬冬细致地考虑到,如果是熟人,长期合乘,相对也会更安全一些。整个过程中车主和乘客的关系不远不近,大家可以很好地进行熟人与半熟人之间的社交,这样会比陌生人的社交更舒服一些。

为了保证数据安全,张冬冬采用了阿里巴巴的刷脸实名认证与华为,百度等有公正性企业的车主认证体系。并且推出安全码机制,把核心数据比如订单信息,获得token奖励等存储在区块链上,其它数据则由中心化服务器来处理。他创造性地把去中心化与中心化相结合,确保了用户设置的紧急联系人可以第一时间掌握当事人信息,避免类似滴滴的安全事故再次发生。

体察入微的张冬冬告诉记者,对于趣出行的司机来说,赚钱并不是最主要的目的,用户群体相对生活水平更高。他们的心理状态会比较好,而且我们走的是共创性的模式。我们把这个模式搭好,谁愿意在当地把趣出行运营起来,你参与到这个城市的架设中来,以后趣出行的收益就会与你相关。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海外,都是一样的。这样我们的用户群体会因为这些理念相对更安全。

利益共享,与用户共同努力

趣出行作为一款远超过以往的优秀出行软件,已经拥有四百多万用户,每天实名认证的用户大概有2000到5000人左右。最疯狂的时候,一天进来大概十几万用户,这意味着仅仅支付给阿里巴巴的实名认证的成本就是十几万,这种猛烈的增长让张冬冬不得不向每一个用户收取一元的认证费来保证企业正常运转。

与滴滴是靠烧钱模式让大家达成滴滴可以解决出行问题的共识不同,在张冬冬的分享下,大家都是趣出行的天使投资人。用户都愿意自己的时间精力投资到趣出行里面来,参与到趣出行的推广里面去,或者是帮助更多的人理解趣出行。

 打造去中心激励体系

作为一名卓越的企业家,张冬冬并非只看重自己的利益。他认为对一家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尊重用户的隐私,不能因为数据可能可以卖一点点钱就把它卖掉。他在平台内把数据加密存储,保证数据不外泄。在平台外张冬冬把核心数据放在区块链上,打破了传统中心化存储对中心化中介组织的依赖。让用户不需要信任的情况下也可以保证自己的信息和财产安全。

张冬冬的打车平台之所以拥有这么高的人气,是因为趣出行的用户与平台是利益共同体。每一个用户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代币,尤其是一个地方率先使用趣出行的人。

用户拥有代币,平台越好,代币越值钱,所以他们会参与到平台的共建中来,一起把CPLE的价值给提升上去。公司每天都会把收益的百分之八十回馈给那些持有CPLE的用户。

为了更大方便新用户了解Token经济,张冬冬设立了社群。他告诉记者,Token在早期会相对容易获得一些,然后随着用户基数越来越大,获得会越来越难,价值也会越高。

打不死的小强

创业的每一天对张冬冬来说都非常困难。

他每一天都担心一些安全性的事件,担心这个城市到底能不能落地,能落地到哪一步,每天都要关注公司现金流能够坚持几个月。因为币圈的项目的特殊性,他还不得不考虑要不要上交易所,上了交易所之后交易所会不会被割。

每天都很多事,每天都很麻烦。

这些并没有让他退缩不前,反而让他更加强大。

张冬冬告诉记者,他认为对一个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做一个打不死的小强。虽然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刷新自己的认知,并且保持初心。

在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下,他不断提升改进产品,靠自己的想法和价值观改变了每一个人的认知,让大家一起来参与到真正的打车的生态里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