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共享课177期】硅谷一哥刘闯: 从火星看地球上的电影工业

1536

 

在政策支持互联网计划背景下,区块链应用将改进传统行业,以全新革新格局带给影视行业,全新的行业新生价值资产的引进,和大量内外资本投入等利好情况下,中国影视行业正处于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1月31日20:00,应「牛市财经共享课」邀请Mission World Group 董事局主席刘闯做了主题为“从火星看地球上的电影工业”的分享。

刘闯——Mission World Group 董事局主席

以下为刘闯分享原文:

从火星看地球上的电影工业

大家晚上好,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闯,英文名叫Simon,大家也可以叫我西蒙刘闯,我是东北人,我今天在东北老家,因为每年这个时候按中国人传统都要回到自己老家,和父母亲戚朋友聚会,去总结过去的一年,然后展望未来。

我很开心能跟群里朋友们交流一下我的思路,我的想法,我对于电影工业的不同视角的观察,我的分享主题是从火星看地球上的电影工业。

我现在是一名职业的投资人,在做投资以前,98年我大学毕业直接就是在一家美国船舶运输公司工作过五年,出来创业的时候,我已经是那个公司的销售总监,之后我就和其他三个合作伙伴一起创建了一家公司,也是做全球海运,实际上是提供亚洲区短途运输,因为遭受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影响,我们行业受到了很残酷的打击,我的公司现在还活着,但因为行业的原因导致我们企业发展的非常缓慢,所以我对金融危机导致的产业变化非常敏感,大家也可能感觉到目前国内为什么从18年开始有一些困难,我觉得国内也会发生一些局部行业的一个灾难性的变化,我13年正式离开了我创建的企业。

2010年开始我去读了中欧商学院,之后又读了长江商学院,在那儿我改了自己的职业方向,从事投行业务,我短暂在中信证券工作一段时间,然后与另外一个投行朋友一起创建了深圳未来趋势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我们做人民币的基金管理,所以中国的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从11年到现在,我是全程都在参与,也经历了她非常激动人心的部分,也感受到了一些低潮的部分,也赶上了一些改革部分,也赶上了制造很多问题的部分,所以对中国整个资本市场的变化和过去的九年历史我都参与到了,目前也仍然在参与。

最新的一件资本市场的大事就是国家在之前发布的在注册制下的科创板,我觉得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根本性的变革,所以大家一定要对这件事有高度的敏感性。

我本人从15年底的一些观察,我最主要是根据一些前辈的经验,像李嘉诚先生是我们长江商学院的名誉院长,他的一些行为变化也影响了我在分散式投资方面做出了自己的变化,于是我就决定去美国从事投资。

我在15年底到16年2月份的时候,经过对区块链行业的仔细的研究,我投资了比特币。我当时主要是跟当地的年轻人聊天,去聊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在最热门的投资是什么,他们谈到了区块链,我问他们区块链能改变什么,他们说比特币是一种革命性的支付方式,它是一个全新的事物,那我觉得它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就买了很多的比特币。

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我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我就觉得跟中国的股市投资也是一样的,如果市场上的大多数人在谈论比特币的时候,你要小心了,你要开始出货了,所以我在17年底的时候把我的比特币出货,获得了一个非常好的回报,那么最近比特币代表的数字货币,市场又没有声音了,所以大家要思考一下为什么没有声音了,是不是一个好的进入点,所以我们做投资的永远要看未来,如果你不能看得清未来十年,你也需要看清未来的三年,所以我希望能听到我这个分享的人都能思考这样的事情。

那把话题拉回来今天的分享,为什么我要谈从火星去看地球上的电影工业,是因为我觉得区块链技术的先进性我猜有可能是来自于外星球的文明,在我们心中总觉得外星的文明是比我们地球文明等级高,这导致我从18年初开始思考并执行去火星计划,所以我接下来讲一个关于火星的故事。

我认为区块链是可能是来自火星,是上帝让火星人把这样的技术带给地球人,所以我投了比特币之后,我就顺着比特币上下游产业链相关的技术型公司投资,我觉得这些技术性公司也是来自火星,所以我就对火星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从17年开始,我就看了大量关于火星的文章,然后去拜访很多相关的专家。

从这些被拜访的人和机构中,NASA是最坚决执行火星计划的地球机构,他们也渴望有私人公司去参与或者是成为他们的分供商执行在火星上建设火星城市计划,因为NASA实际上在研究的是火星的地表温度,湿度,气压,大气,它的土壤,有没有水等等基本的要素,他们在帮人类做这样最基础的研究,那我们作为私人公司能做什么呢?我们能做的是用我们的想象力为地球人在那儿怎么样生活,制定火星上的法律,火星上的文明,组建我们的理想国去养育地球人。

MISSION Z,Z计划公司是我创建的为完成上述任务在纽约成立的公司,负责在火星上建一个城市,建一个为人类寻找的诺亚方舟,为人类创造一个新的完全不同生活环境,让我们拥有梦想,拥有一个跟我们地球一样可以生存的地方。

火星上的一个城市是什么样的呢?那个城市的各种系统什么样儿的呢?他们法律体系是什么样的呢?哪些人能在这生活呢?我们用什么样的建筑材料去完成那个火星上的城市建设呢?我们人上去之后吃什么穿什么?我们用什么样的语言?我们怎样交流?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我们怎么样的开心的玩耍?在我们地球上,整个娱乐产业是以美国的电影工业为主导的全球下的工业化的分工,所以这个就是今天我要分享给大家的一个主题,从火星上看地球上的电影工业,再看中国的电影工业。

大家可能看过一本科幻小说,叫三体,里边谈到了一个重要的一个概念叫降维打击,为什么有降维打击呢?就是从一个工业体系来看,或者从一个产业来看,是最顶尖的头部公司,它来领导这样的行业,制定行业标准,然后用它的巨大的影响力来对这个产业链里边的各个细分市场做充分的影响,然后我们不得不follow。

所以我们要想象的是,我们已经有了火星上的城市,已经有了火星上的电影工业,这个行业一定是非常高等级的远远优于地球上的,甚至美国的电影工业都是从火星上电影工业学习得来的。所以当我们看不清未来的时候,看不清电影工业的时候,我们就学习地球上最先进的体系,那就是美国的电影工业。美国电影工业是什么样的?它给全球的所有的电影工业从业者带来了什么?是规则,体系,法律,保险等等系统。

所以从我转为投资人后,我从12年开始,我就观察和思考如何做好影视产业投资。虽然说在国内投的项目没有亏钱,但是我觉得中国的电影产业一定是有什么值得我研究的问题,让投资人实际上总是战战兢兢地去投资,不敢出手。所以我就想去到美国学习,所以12年六月份,我就去了美国最好的电影学院,南加州大学,在洛杉矶,英文叫USC的电影学院,我去学了半年的制片。

当时学制片的原因主要是想做好投资,怎么样的系统化的投资。所以学完半年之后呢,我就在美国跟一个同班同学是个美国人,一起建立了一个电影公司,也就是我一会要谈到的我的电影公司MISSION A2Z PICTURES。因为当时在美国NETFLIX也刚开始发展,然后亚马逊影视也开始起步,所以我们当时就想拍一些低成本的电影去卖给这两家公司,因为我没有更多的钱去拍更好的电影卖给好莱坞的六大公司。但是我们在那个做这件事儿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说我们为了降成本,我们用学生导演,学生演员,后期制作的都是学生来制作这样的一个电影。实际上有很多问题产生,因为学生是不太成熟,没有在这个体系里边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我得出的一个教训就是大学生创业不大靠谱,除非你是Talent,类似Facebook的老板,除非你是有个家族企业,在你的父母的企业里边做过训练,才能去创业,不然的话,大学生毕业最好是到一个企业里边去做个一两年然后再创业,因为一开始创业的失败概率是非常大的。

随着时间推移,我当时在13年到14年,我学会了一点美国的电影工业里边是怎么做投资的,那我给大家讲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作为小而美的做电影的投资公司怎么做呢?而且要低成本,要控制风险,你就要做一个投资组合。那么比如说你建立一个200万美金的一个小基金,然后每部片子你要投20万美金,投十部片子,那么如何降低风险呢?你就应该让这十部片子是不同的影片类型,比如文艺片,惊悚,打斗,青春爱情等等。一个不同类型片的组合,每个类型片你都要事先找好你的导演是谁,你的演员是谁,然后呢,再做一个很详细的计划,成本是多少钱,预计收入多少钱等详细信息。然后你要把这样的片子拿给你的BUYER, 只有找到买家签完合同之后,相当于直接锁定了买方,一般情况下你只需要出20%到30%的成本,再去银行贷款,美国的银行,尤其我们华人有一家银行,叫华美银行,他们有个业务组专门是做这种电影产业的贷款,这样你的风险才是可控或最小,相当于提前锁定了这个买方,而且你又得到了一个贷款加杠杆,资金的使用效率最高。

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你就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为什么给你贷款呢?他凭什么给你贷款?第一是你拿到了合同,第二点合同在执行过程中,这个银行也在不断的要求你要买很多保险,比如说美国有很多为演员设计的保险,影片的完片保险,还做了很多后期制作的保险,所以这些组合才能形成一个银行对你贷款的评估,将来这些都是要在中国建立起来的。

那么为什么说美国的电影产业是工业,而我们国家的电影不是工业呢?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一个影片的制作过程变成类似工厂一样的流程体系,我们没有专业化的分工,没有专业化的信息管理系统,美国在这方面是非常强大的,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对我们中国电影业的发展有启示的,要吸取美国的先进的技术,我们才能更好地赶上最顶尖级的美国的电影工业。

美国的电影工业里边还有专业化的协会,比如说演员协会,导演协会,作家协会,最强大的好莱坞都是成体系的。这些协会能充分保证凡是在此工业里做事的人,能得到充分的保障,我们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能预测三年后我们哪部电影在什么时间可以上映。

说了这么多,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们自己中国的电影工业应该怎么发展?怎么样的向美国人学习?那我的想法就是,我们研究一下美国的电影工业体系是怎么样进行产业化的转移,产业链是怎么做的?美国好莱坞相当于人的大脑来做产品创意,他来做所有项目管理,他来发起这个项目,但他不用自己去拍摄,不用自己做后期制作,那他就把这样的工作分给了全球第二大电影工业体系里的中心,就是温哥华。我本人实际上也是加拿大籍,我早就移民到加拿大,在我们温哥华有一个很知名的电影学院,这个电影院强势的支撑整个温哥华的电影产业的发展,这个学校培养出的学生非常适用,如果比喻成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就是它是电影工业中的蓝翔。他们培训学生都是一年期的program,有13个课程,分大类的话可以分成电影和游戏两个大类,对于一部电影所有的后期都会有一个非常细分的培训,比如化妆,声音制作,剪辑,特效等等,非常详细的一个培训。而这个学校的老师都是一些导演,一些制片,一些摄影师,就是在影片里边亲自做这些工作的人去当这个学校的老师,所以这些学生实际上毕了业之后,就可以立即去到剧组干活。

美国是把电影的头部做好了之后,然后分包给了温哥华,温哥华做好了之后,把这片子重新给了美国的producer之后, 才去好莱坞六大公司去推销他们的影片,包括亚马逊, Netflix, 然后会进行全球化的销售,进入了中国市场,韩国市场,日本市场,东南亚市场,欧洲,非洲,所以它的电影生命力是非常强大的。

那么说了半天,我们该怎么做,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怎么做?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与温哥华电影学院的达成了一个协议,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们中国有巨大的市场,我们的票房每年都快速增长,我们的基础电影工业里从事的人才很多,我们可以补充温哥华电影产业的不足。我们可以为你们提供高素质低成本的人才。

所以我已经拿到了这家电影学院在中国北京的独家合作权,接下来我会在北京设立温哥华电影学院北京电影分院,我同时会把温哥华的一些STUDIO也带过来,形成一个以学校教育培训为主的电影产业园。所以对于这个学校里边培养出来的学生,他就能迅速的找到工作,迅速的了解整个电影体系,甚至为我们的学生开拓眼界,会半年在中国培训,另半年在温哥华,在好莱坞,洛杉矶培训,培养出来的孩子们,如果愿意留在美国或者留在温哥华,我们可以帮你们推荐工作,如果不愿意那就回到北京电影产业基地,去做电影产业链的分工,我们可以从好莱坞承包一部分工作挪到中国完成。

那我们这个电影公司MISSION A2Z PICTURES, 要做什么,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个培训和产业园之外,我们是一个传统的电影公司,类似好莱坞的SONY, 我们要做Producer,我们要做Distributor。同时我们也会建一个NETFLIX for offshore Chinese, 类似中国的腾讯视频,就是在线视频服务商,但是我们的观众都是海外的华人。海外华人全球有8000万人口,已经超过加拿大人口,也超过了韩国,接近日本。海外华人现在需求什么呢?老一代的华人英语不行,他愿意看老一代的电影,但是在海外他得不到服务,新一代的年轻人要跟国内现在年轻人保持同步,他们英语好,中文也不错,但是实际上,在海外的华人看不到国内最顶尖级的或者最热门的那些电视剧,电影是看不到的,因为由于地域不同,现在腾讯视频,爱奇艺等好像已经把这些东西都封锁了,我们这个视频播放平台就是为这些用户,海外的华人服务。还有一个创新,因为既然我是区块链的投资人,我会打造一个数字货币,专门给平台上的用户使用,用户只能用这个数字货币支付平台上的服务,可以按月付费,也可以按季收费,按年付费,然后这个币背后会有两个资产,一个平台上的版权收入,第二个是票房收入。所以这两个资产就会保证我这个币的价值,随着时间推移不断的增值。

回到今天的主题,就是从火星上看地球的电影工业,那我想美国的电影工业都这么高等级了,火星上的电影工业是什么样的?那我想留给大家去思考,我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和见解的,今天我的分享就到此为止,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示,希望有对这件事感兴趣的同学或者朋友能跟我一起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问答环节:

Q1:老板,上火星的话有什么条件吗?

A1:上火星实际上我是跟NASA合作的,你可以去搜索BACK TO MARS, 在NASA的网站上,目前全球已经有2000多个地球人报名参加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我已经报名了,你们可以去他们的网站去报名。NASA有自己的一套标准,现在全球第一个人已经在训练了, 应该是一个台湾的女孩。

Q2:您认为目标什么时候可以实现呢?

A2:我已经有了很详细的一个计划。我们公司要在2030年9月9日,用SPACE X 的STARSHIP一次性运送100人去火星,因为在2024年马斯克就会发射STARSHIP去火星,然后用六年时间去把这个技术搞成熟。

Q3:和马斯克的火星计划有哪些异同点?

A3:马斯克跟我的计划实际上是互为补充,因为他提出了很多火星上的一些设想,我本人也有些设想,我们这一计划就是送1000人在2030至2040年十年内到达火星,并能在火星上居住。

Q4:如果和同领域的竞争对手和竞品相比,核心优势是什么?

A4:核心优势我觉得就是你要永远想到你的优势是什么,我们不能做红海的生意,我们要做蓝海的生意。所以一定要突出自己的优势,要时时刻刻的创新。

Q5:您的偶像是马斯克吗?

A5:我的偶像是马斯克,未来人类历史上就是牛顿、乔布斯、马斯克,第四个人就是西蒙刘闯。

Q6:您认为区块链投资和所谓的古典投资有何区别?您在做区块链投资时,投资理念是怎样的?当一个项目出现哪些特征时您会过滤掉?

A6:区块链投资和古典投资互为倚重,但是有些区别,因为区块链投资实际上有更多的退出手段,投资理念实际上是类似的,都是要看整个项目的创新性,它的创始人是怎样的,大股东什么样的,有没有做过类似的创业,他跟他的合伙人是怎么认识的,他们怎么样在一起做这样的一个事情,他的高层管理是什么样的,它的中层管理是什么样的,然后他们以前有没有过成功的创业或者失败的创业经验,这些东西都是考察的维度。

Q7:您怎么看待STO未来的发展?

A7:毫无疑问STO是未来的热点,现在美国实际上区块链整个产业都转向TOKENLIZATION, STO是重要的手段,但是美国SEC对STO的监管法律一直也没有出来。一直在国会,SEC,美联储之间讨论,迪拜今年六月份推出STO相关的REGULATIONS,大家可以多多关注。

Q8:区块链的流量问题一直是难以解决的问题,也是区块链目前最大的诟病,对于如何解决区块链的流量问题老板有什么建议吗?

A8:区块链流量问题,实际上在美国和在中国的是有差异的,由于中国的特殊性,导致了一些不好的东西,比如说有出现了欺骗,出现了割韭菜现象。这是因为中国的法制问题,这方面我不谈。

美国的区块链的流量是很健康的发展,大家都是很有经验的投资人,尤其机构投资人,美国的法制很健全,所以在美国流量还不成问题,我们只要保持像这种巨大的创新性,然后整个团队,投资人,整体板块要是非常扎实的话,你的项目实际上不愁流量的。

Q9:区域块链3.0时代提出“区块链+各行业场景”的概念,这不由让人联想到“互联网+”,您怎么看待这个提法?您怎么看待现在的区块链3.0的项目?落地的难点是什么?

A9:这个问题实际上是非常中国化的问题,所谓的3.0时代在美国是没有这样的说法的,因为我们之前有过互联网+,那这次又是区块链+。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所以各行业技术还不是很先进,一直在追赶中,才出现了用互联网方式去帮助传统企业去走线上,然后就是区块链怎么样帮助这个行业的发展。

区块链实际上是一个技术,就是一个工具,他一定能用这样的技术和工具来对这个产业发展有起作用,但是不是所有的产业都可以区块链+落地的场景,一定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落地的难点我认为主要是在你如何的判断,行业是可以用区块链的技术来做一些结构化的重构。这个可能是没有一个先例的,只能去摸索,那我认为现在区块链技术,对于金融行业是有效果,所以从支付到存储,到央行的监管,区块链都会对这个产业进行重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