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风云榜】朱怀阳——我是朱怀阳,我不是大佬

1539
朱怀阳——创世资本创始人

做事比赚钱重要,成长比成功重要。

失败有失败的魅力,我们要学会向失败者致敬,比如倒在珠峰途上的攀登者。

我们这个时代过于狭隘,只向成功者致敬,只看重成功者的花环,而且成功的标准非常的单一和粗暴:就是钱。但这种价值观会使人肤浅。

朱怀阳作为区块链行业里90后的大佬级人物,他所达到的成就让许多同龄人望尘莫及。

但当我们拿掉朱怀阳身上所有的赞誉和美名,他只是个普通人,他跟所有人拥有一样的情绪,会怒不可遏会抚掌大笑会垂头丧气,也会妄自菲薄。

▍第一、人人都会自卑,但不是人人都能超越

生活中有许多因为原生家庭问题而感到自卑的人,朱怀阳只是其中之一。

朱怀阳出身于温州一个特别普通的家庭,当他上高中时,他周围的很多大人都为他们的小孩准备了婚房,而他什么都没有。

温州虽然是个三线城市,但温州的房价在最高时被列为全国房价之首 。

温州的房价如脱缰的野马肆意狂奔,令朱怀阳心生绝望,因为他可能会成为一个将来娶老婆连房子都没有的人。

人生一世,总有些片断当时看着无关紧要,而事实上却牵动了大局。

丑不是丑人和美好世界之间的最大阻碍,丑所带来的自卑、自厌和对世界的恐惧和疏离才是。

朱怀阳上大学的时候,整张脸长满了痘痘,当时的他特别喜欢下雨天,因为下雨天所有人都打着伞,这样谁都看不到他的脸。

那时候的他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都会照着镜子看自己的脸,如果今天左脸的痘痘长得比右脸的痘痘少,他今天跟人聊天的时候,他就拿左脸对着别人。

朱怀阳也不愿意去任何人潮汹涌的地方,即使去了,他也只会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希望所有人都不要注意到自己。

朱怀阳:“哪怕我创业失败,负债几百万来北京的时候,我都没有自卑过”。

这世上有一些人,由于身体上的缺陷,能力上的平庸,或者社会地位的低劣,甚至日常生活中,某些事情不能如意,遭到挫折,因此产生害羞、退缩、忧郁的自卑感,离群索居,把自己封闭于自建的象牙塔里,孤僻颓丧,毫无快乐。

单单就外在来说,美有两种,灵魂的美和肉体的美,聪明、纯洁、正直、慷慨、温文有礼都是灵魂的美,即使是貌丑的人也可以具备。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我们通过美颜高科技,我们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看自己美不胜收,沉醉过后,生活这面真实的镜子,瞬间将我们的打回原形,见识的浅薄、能力的短缺、格局的狭促、思维的刻板、视野的局限,一览无余,比脸上的痘斑、腰间的赘肉、粗壮的小腿更让人不堪。

写到这,小编还是要敲个重点:朱怀阳除了胖了点,并不貌丑。

▍第二、真正的友谊,是一株成长缓慢的植物

朱怀阳:“我现在每天睡醒一打开微信需要我帮助的人太多了,每天平均几十个。我们的存在现在就像点金手一样,你想帮谁,谁的人生真的就改变了,只要你想,但你多数情况下并不想”。

每天都有很多人找朱怀阳帮忙,有创业失败想找他借钱的,有想跟着他买币的,也有想来北京谋求发展等诸如此类的理由,基于这些原因,有些人天天给他发微信,有些人天天给他送生蚝,有些人在他家楼下日复一日地等,陈浩就是其中之一。

陈浩是朱怀阳的助理。

当时,他为了成为朱怀阳的助理,他给朱怀阳投了无数次简历,天天给朱怀阳发几百字几千字的微信消息,他在朱怀阳生病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给朱怀阳送药,也会因为担忧朱怀阳的身体健康而希望朱怀阳减肥,所以给朱怀阳送跑步机,他就那样日复一日地在朱怀阳家楼下等,只希望能有一次跟朱怀阳面对面谈话的机会。

陈浩并不是要做朱怀阳助理的人中最聪明或学历最高的,也有很多顶尖名校的学生都在给朱怀阳投简历,但朱怀阳选人有自己的考核标准,因为他懂“真实的十分理智的友谊是人生最美好的无价之宝“。

在未来的征途中,伙伴的重要性高过所有事,择友宜慎,弃之宜更慎。

朱怀阳喜欢的人身上的特质总结起来是真实,正确的的企图心,聪明,逆商高,善良,勤奋,善于独立思考,敢质疑自己。

朱怀阳目前最大的幸福感来源于能够帮到认为值得帮助的人,同时他也获得足够的成长。

▍第三、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2017年6月,朱怀阳给自己买了人生中的第一辆车,这也是他送给自己的27岁生日礼物,一辆法拉利。

同年9月4日,整个数字货币圈的人都经历了一次毁灭性地打击,朱怀阳所有的投资项目几乎都归零了,花了12000块钱买的矿机还没开封,胶条都没撕就只值4000元人民币了。

当时朱怀阳住在郊区的一个大厂房里,从浮盈上亿到亏得就剩小几百万,朱怀阳对许多措手不及地变化充满了恐慌。

他那段时间天天和自己的法拉利呆在一起,他的心里有一场海啸,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无限崩塌,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不在其中不解其苦。

但他做了一个他认为从未来看正确地选择,绝不卖掉他心爱的车。

这让我想到了在斯蒂芬·茨威格的著名传记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并不是那句著名的“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而是玛丽·安托瓦内特迟来的觉醒,在面临死亡时脱口而出地:“只有在不幸之中,才真正知道自己是谁。”

▍第四、朱怀阳:我是个孤独的投资人

朱怀阳是个非常自我的人,尤其在做投资这件事上,他不会刻意去跟任何人达成共识,他认为价值投资是用认知的差异去获得利润的差异。

有时赚钱的最佳时机就是大多数人说你错了、疯了的时候。

朱怀阳做投资绝大部分凭的是自己的想象力,因为他主要做长线投资。所以他不看K线,而且只买下跌地资产,他不追高,他只在市场特别萧条的时候买币。

朱怀阳:“现在区块链处于非常早期,我们投资一个币,我们要把它当成你对未来的一次下注。你觉得未来是什么以及未来会发生什么,而这一点不是通过逻辑去推理的,而是通过你的想象力”。

朱怀阳觉得人不要过分高估自己炒币或投资能力,只不过是你现在在时势里,好像你做什么都对了,你分析K线也对了,你喊单也对了。但其实是你坐在一架正在上升的电梯,并不是因为你头撞了电梯的上部,所以电梯上升了,而是发动机在带着你走。

而且买入跟卖出是两个体系,一个体系是不恐惧,一个体系是不贪心。

▍第五、你内心肯定有着某种火焰,能把你和其他人区别开来

朱怀阳觉得保持饥渴和进取地学习态度很简单,只要你基于对自己能力的强烈不满足感,要明白“你所拥有的任何优势都只是暂时的”。

他说:“在区块链行业里,光是钱,从来不足以被足够优秀的人尊重,所以有一定的财富只是一个基本条件,然后需要用努力,思考,真诚去迸发你的人格魅力,既然身处一个几百年一遇的世纪大机遇中,那么不愧对自己的人生,不愧对时代的馈赠去做一些努力才是最令人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