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共享课222期】徐野木:ARPA联合创始人、首席增长官—世界首个中韩两地IEO项目如何建立国际化社区?

384

隐私计算是大数据时代的重要技术发展方向,也是实现区块链规模化计算的重要解决方案。专注于提供隐私计算的ARPA,具备较大的发展潜力。ARPA致力于用为企业与个人提供隐私计算能力和数据的安全流转解决方案。基于前沿的安全多方计算密码算法,ARPA安全计算网络可以作为协议层为任何公链提供隐私计算能力,并赋予开发人员在ARPA计算网络上被安全的分析或利用,而不必担心将数据暴露给任何第三方。

5月8号20:00,应「牛市财经共享课」邀请ARPA联合创始人、首席增长官徐野木做了主题为“世界首个中韩两地IEO项目如何建立国际化社区?”的分享。

徐野木:ARPA联合创始人、首席增长官

以下为徐野木分享原文:
世界首个中韩两地IEO项目如何建立国际化社区

很荣幸来到牛市财经和大家分享一下ARPA阿帕奇这个项目要解决的问题和为社会提供的价值。

先简单的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四段经历。我一直都是一个喜欢直面挑战的人。有很多人说我很“野”,我说当然啦,野是我的middle name (笑)。

我高中的时候数学成绩不太好,但是文科一直很不错,尤其是英语和语文。高二被美国的爱荷华大学提前录取后,发现这个学校的精算系历史非常悠久,而且在全美排名前三。当时为了选择专业发愁,这个时候我想,来都来了,我要选我能选到的最好的专业,哪怕这个专业非常有挑战。我选择了数学、精算和风险管理作为我大学的征途。拼死拼活,用英文去学习自己最不擅长的学科之一,头发掉了大把。大家可以看到我照片里发际线还是不低的,哈哈。一年后当选了精算协会有史以来第一位中国人的主席,最后以非常不错的成绩荣誉毕业。

这个经历告诉我,有付出,大概率就会有回报。这也是我们团队的信念。我们做了一年,很多投资人说你们这个项目如果能实现,那能得图灵奖了。而现在我们做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基于安全多方计算的隐私计算网络,基于以太坊的测试网已经在二月底上线提前整整两个月上线。

刚去美国的时候很穷。我无意间听人说有个宿管(Resident Assistant)的职位很牛,包吃包住还给工资。当时有三百多个人后来美国当宿管,整个楼层60多号人都归我管,有一半来自美国,有一半来自世界各地。我作为一个英语都说不太溜的外国人,经常要处理一些突发情况,一开始十分懵逼,后来和大家打成一片。这个经历很大程度上奠定了我自己对国际化的拥抱程度和与国际友人相处的模式,也是ARPA国际化的基因之一。

大三的时候,我去了美国最大的资管公司之一的富达投资实习。 当时的客户是惠普(HP),我们项目小组直接对接惠普的头发花白的CFO团队,吭哧吭哧用精算学的方法算出几个关键数字,跟他们说你们应该放多少钱在你们员工的养老金账户里才能让大家安度晚年。这段经历让我有了与世界上最顶级企业BD的信心和能力。富达投资在数字货币领域也是动作不断,是华尔街几个大公司激进的代表。

做实习结束富达直接给了我全职工作的机会,于是呢在大四我就有大把的时间去探索自己的兴趣。那个时候美股非常不错,我被朋友一怂恿就去自己的新东家开了户,结果我一上来接触的是美股期权,赚了几十倍之后全爆仓赔回去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学习到风险管理和对市场的敬畏。后来就是辞职创业,再后来放弃美国的创业公司回国做ARPA。

回到今天的主题。今天的分享主要分几个点:ARPA 阿帕奇是什么?ARPA 阿帕奇解决了什么问题?提供了什么价值?ARPA阿帕奇做国际化的底气何在?ARPA阿帕奇接下来的规划都有哪些?

1,ARPA 阿帕奇是什么?

简单来讲,ARPA是一个协议层(Layer2)的隐私计算网络,可以为公链和联盟链赋能,为区块链实现隐私计算的功能。具体来讲,我们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链上数据隐私而生的。区块链隐私(Privacy) 和扩容(Scalability) 是目前公链面临的最大的两个问题,扩容这个赛道已经诞生了不少优秀的CMC前50的项目,但是隐私这块还没有。我们给ARPA中期的目标是挺进CoinMarketCap (CMC) 前50。我们长期的目标是对标4000亿美金市值的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但更去中心化,更安全,更注重数据隐私。如果大家今天什么都没记下来,那请记住,提到隐私,就想到ARPA。

本质上ARPA要实现的是数据的去中心化,最终把个人数据从巨头手里解放出来。而我们是基于多方安全计算(MPC)的”智能合约2.0”,或者说”智能数据合约“。这个也是未来分布式商业的基础设施。

大家可以把我们看作是服务提供商,我们通过Proxy Smart Contract监听到区块链用户隐私计算请求,在我们的链下计算网络完成隐私计算,整个计算过程用户的数据都是密文的,不解密,甚至不需要离开本地数据库。(划重点)

目前ARPA搭载在以太坊上的测试网已经发布,我们也已经和著名的公链IOST、以及近期大热的IEO项目DUO Network还有Blockcloud积木云展开了合作,为其提供基于MPC的隐私计算能力。

社区方面,我们在两周前做了全球首个中韩联合的IEO,真正第一次实现了两个最火热的区块链社区的活跃联动。我们的IEO在大都会资本投资的全球第一家币币& 币股交易所 BISS.com以及韩国最大的社区Tokenman做。我们最早接触的是韩国的TokenMan交易所,这家交易所嫁接在Bitman社区上,该社区以挖矿起家,仅在Naver(韩国版“百度贴吧”)上的活跃用户就超过48万,覆盖了很大比例的韩国人口。交易所和社区之间可以很好地导流,此前推出的两个IEO项目都有非常不错的表现。

ARPA在这个产业链里相当于于“送水人”的角色,基于安全多方计算(MPC)密码学的隐私计算能力可以让公链在数据安全交换方面如虎添翼。在ARPA安全计算网络上可以实现令人兴奋的To B和To C应用,比如企业级的联合征信、精准营销及医疗诊断、消费级的个人数据安全钱包,还有分布式密钥管理等等。说到分布式秘钥管理, 今天的新闻看了吗大家?

不得不提今天非常重磅的一个新闻,也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新闻,是全球最大的交易所币安也惨遭黑客毒手(太可怕了,币安都不放过),被盗取了7000枚BTC。 根据各大安全机构的初步调查,应该是用户的API key和秘钥信息泄露导致的此次攻击。比特币的布道者Andreas Antonopoulos一直以来的口头禅是:Your keys, your bitcoins. Not your keys, not your bitcoins. (私钥不在你的手里的比特币不属于你)。

从Mt.Gox(门头沟)到Bitfinex, 再到今天的币安,中心化交易所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私钥不在用户的手里,而在交易所的控制下。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所有你存在交易所的比特币,都不属于你自己。而交易所对私钥进行的是中心化的管理,而且打开钱包的时候私钥是处于解密可见状态,这就留下了非常非常大的安全隐患,给了黑客可趁之机。

其实我们团队在不久前和CZ和币安团队交流过,也探讨过用安全多方计算去做私钥管理(KMS)的可能性。大家都同意用多方安全计算去做KMS是一个最安全和有效的途径。这也是我们之后会探索的方向。这就好像是,以前用纸币的时候街上都是贼。现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普及了,大家有没有发现街上的贼变少了?哈哈。MPC一旦普及,也会让大批黑客束手无策。

2,ARPA阿帕奇解决什么问题,又提供了什么价值呢?

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和资产。大家想想,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实体产业的价值主要在有型的生产资料,如机器,场地等。

而如今互联网巨头的数十万亿美元的市值均为你我这些个体所产生的数据构成。目前有大量数据由于隐私性得不到保证,无法得到有效利用。

在操作涉及金融、身份、征信、医疗等敏感信息的数据时,无论数据拥有者还是使用者都承担着很大的风险,很多场景依靠现有技术无法实现,如数据安全计算、敏感信息查询、联合数据分析与建模等。ARPA可以让现在割裂的存在于各个孤岛的数据,在全世界范围内安全的流通起来。

3,那这个技术对个人有什么影响呢?作为普通人的你我如何感知到ARPA带来的变化?

从个人角度出发,如果你我能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通过出租我的数据,获得更精准的广告推送、享受更好的金融产品,还能获得实实在在的物质回报,那么大家都会愿意把自己的数据贡献出来,结果是造成数据的网络效应,真正解放数据的所有潜能。

我们的ARPA隐私计算网络可以真正实现数据使用权与使用权的分离,在密文数据上直接进行计算并获得结果,技术壁垒极高。ARPA为这些场景提供底层技术,去除数据中介,帮助企业发挥数据价值,长期将促进个人数据的安全管理、交换与变现。

4,现在说说ARPA为什么要做一个世界级的项目,如何做。ARPA做国际化的底气何在?

大家看看现在CMC排名前五十的项目没有一个不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有庞大社区基础和坚定共识的。比如以太坊,EOS, TRON, IOST, ONT 等等。硬核技术是我们的核心壁垒之一,而国际化在我们的每一个成员的基因里,也是我们的另一道核心壁垒。

1)核心团队、研究团队、技术顾问、商业顾问,全部具有海外工作背景,其中研究和顾问大部分是国际友人,全球化背景极强。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团队一共会说6种语言:英语、法语、日语、韩语、德语、意大利语。我们与全球顶尖密码学教授紧密合作,加上团队中负责技术攻坚的来自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卡耐基梅隆技术专家、密西根大学计算机专家、清华大学密码学PhD, 负责工程技术实现与落地方的来自谷歌、亚马逊、华为、黑石、富达投资等国际企业的资深工程师、架构师和咨询专家。

2)商业合作伙伴、和落地应用拓展,遍布国内外权威大型公司和机构。我们之后还会继续稳步拓展全球范围内的合作伙伴。

3)全球化的社区建设,我们作为全球首个中韩首发的IEO项目,在中国和韩国短时间内打下了扎实的社区基础。这是我们迈出的国际化的坚实第一步。我们目前自发建立的电报群有:英语、泰语、韩语、俄语、印尼语,还有越南语。

我们在本次IEO公开亮相之前,我们已经开始了我们的国际化征程。我们在世界8个地区做了线下见面会:北京、旧金山、芝加哥、纽约、澳门、圣彼得堡、曼谷、胡志明市。平均每场超过150人,并获得了相当积极和活跃的反馈。 其中在芝加哥的那场路演,沃尔玛的前首席营销官 (CMO)Julie Lyle亲自前来支持捧场,这给了我们很多的盲目自信。我们最大的优势是能拥有世界领先的技术、和面向全球的市场拓展以及国际化的用户增长方法论。

5,ARPA阿帕奇接下来的规划都有哪些? 怎么搞?

从下周开始,我们将启动我们全球化的第二步– 代号阿波罗(就是登月那个)。阿波罗计划是一个为期一个月的、全球范围内的社区空投计划。APRA的社区成员可以通过自己为ARPA社区做的贡献,来获得相应的积分奖励。这些积分可以积累,并且很快能兑换成货真价实的ARPA代币并在交易所上进行交易。贡献包括:每日任务、邀请好友、社交平台互动等等。我们将很快公布具体玩法,而作为对牛市财经社群的感谢,我在这里诚挚地邀请大家来作为我们第一批核心社区用户入驻。我们很快会公布细节,敬请期待!

接下来,我们会在全球各地和社区建立联系,并举办一系列的线下社区见面会。我改一句圈中的至理名言:你做一个项目,却不在全球范围内去宣传它,是很不对的。

我们的区块链专家,北大学士、东京大学博士逸飞博士,受到日本著名高等院校早稻田大学的邀请,会在5月11号作为技术专家赴日本进行区块链技术研讨交流。在5月20号,ARPA会作为演讲嘉宾出席在南美洲国家哥伦比亚举办的大型区块链峰会La Conexion。同时,我们已经在和多家头部交易所进行接触,最快在一个月左右能给大家揭晓第一个惊喜。最后也是我们做项目的立命之本,作为一个著名的非空气项目,我们会继续推进我们的技术开发,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商务拓展,稳步拿下一个接一个企业订单和客户。

谢谢大家,我们的这次共享课就到这里。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ARPA隐私计算协议,和各位ARPA的支持者们一起探讨,并支持我们的空投计划。

问答环节:

Q1:作为一个玩币新手,怎么在biss.com上持有ARPA?

A1:上Biss.com,通过一些途径搞到一些USDT,然后就可以开始你的价值发现之旅了

Q2:老板期望咱们项目在未来能到达怎样的一个高度呢?

A2:中期目标CMC前50。

Q3:如果和同领域的竞争对手和竞品相比,核心优势是什么?

A3:我们是世界唯一的能在测试网阶段支持多方MPC计算的项目。在这个领域和我们一起有比如支持两方安全计算(2PC)的Platon,基于安全硬件的Enigma 和Oasis Lab。优势来说,目前可以达到企业级运算需求的多方安全计算(MPC)只有我们。我们长期要改变数据行业,保护每个人的数据安全。

Q4:徐总好,匿名是隐私的一个方面吧?ARPA在匿名上有什么成果或规划吗?

A4:我们实现的是private smart contract,即私密智能合约。目前的只能合约都是公开的,我们可以让关键信息和数据私密化。如果Monero, ZCash, Grin 和Beam是匿名的比特币的话,我们就是匿名的以太坊。你可以这样粗暴理解。但是不仅仅局限于以太坊。我们可以帮IOST, EOS, 甚至BCH实现私密智能合约。总之,提到隐私,想到ARPA 阿帕奇就对了。

Q5:以太坊的TPS如何影响ARPA?

A5: ARPA作为链下计算网络,可以在保证隐私的前提下,产生为公链扩容的效果。原因是我们把计算搬到了链下,链上只做轻量级的验证和共识。

Q6:区域块链3.0时代提出“区块链+各行业场景”的概念,这不由让人联想到“互联网+”,您怎么看待这个提法?您怎么看待现在的区块链3.0的项目?落地的难点是什么?

A6:好问题。 区块链最大的难点目前在落地。我们之前也经历了一段“拿着锤子找钉子”的摸索阶段,现在场景慢慢明晰了,我们正处于一个聚焦阶段。刚刚所提到的是我们*可能*会做的,或者未来要做的。现阶段我们会好好地聚焦行业落地。

Q7:徐总,我看您的职位是首席增长官,和首席营销官有啥不同?

A7:增长的核心思想是数据驱动,用小成本、高频的试验去挑选出一条更高速增长的道路,而不是简单的内容生产和广告投放。所包含的面更广,要求更高。现在很多公司包括可口可乐,和硅谷的科技公司,都已经用CGO代替了CMO。在ARPA,我们用to c和to B的增长和团队打配合,去拉动整个公司的增长。

Q8:老板最后能用几句话对区块链同行以及刚刚进入这个圈子创业的朋友给予一定的建议吗?

A8:一个人一生只要把握住一次大的机会和几次大的方向,就很不错了。区块链绝对是一个未来的大方向,这也是我们团队舍弃总共千万年薪回国all in区块链创业的最大动机之一。对于已经在船上的创业者朋友们:不要怂,就是干。#HODL and #BUIDL. 回到我第一个例子,付出了总是大概率会有相应的回报的。我自己也在又一次验证这个道理的道路上 渐行渐远,绝不回头。为什么技术创新只能发生在美国和欧洲?我相信我们的创业者和技术绝对不比他们差。要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搭建区块链的基础设施中来,这个行业才会越来越好。说到底,区块链只是又一个提高人类社会效率的工具罢了,永远不是目的。只是这个工具的伟大程度可能甚至会超过互联网。这是我个人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