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鹏冲冠一怒为红杉

372

此前报道过,2018年4月25日红杉资本起诉币安CEO赵长鹏违反投资独家协议。2018年4月26日,香港高等法院驳回红杉资本申请禁令诉求。

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从被发明那一刻起,伴随着人们对信息完整化、流程简单化及信任透明化的需求,注定会与制度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联系在一起。对于很多人来说,区块链技术即是信仰,他们相信,区块链技术所衍生出的通证经济,将会对当今社会的基础组织形式和现行的经济形式产生重大的变革,是下一代的互联网的数字经济。

然而,区块链技术在成为圈内人士的狂热信仰的同时,与资本的关系也是欲说还休。区块链和资本,因为加密货币这一事物互相联系在了一起,无论是加密货币沦为了资本的炒作工具也好,还是资本助推了加密货币的火爆也罢,区块链技术因为资本的关系而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这个事实也是无可否认的。

最新消息

此前报道过,2018年4月25日红杉资本起诉币安CEO赵长鹏违反投资独家协议。2018年4月26日,香港高等法院驳回红杉资本申请禁令诉求。

据CoinDesk消息,2019年5月20日香港高等法院一份文件显示,币安CEO赵长鹏已通过其律师向法院递交申请,起诉红杉资本损害其名誉,阻止币安以高估值筹集资金,要求在法院举行听证会,立即评估损失,并希望红杉资本对其赔偿。根据法院官网信息,币安CEO赵长鹏将于6月25日与红杉资本(中国)有限责任公司(SCC Venture VI)在法院举行听证会。

截至本文发出,币安BNB价格为30.78美元,24小时下跌3.21%。

前世恩怨

18年就有新闻报道说红杉资本要起诉赵长鹏,原因是早在17年的8月份红杉资本就跟币安洽谈投资条款。

当时币安的估值为8000万美金,如果双方达成共识协议的话,红杉资本将获得币安11%的股份,虽然双方有共同的意向,但是最终交易却没有达成。后来比特币涨势凶猛IDG的投资公司也有投资币安的意愿,并且融资金额高达了十几亿美金。

赵长鹏CZ回头想想红杉资本对币安的估值有点过低了,于是就不愿意跟红杉资本继续交易。而这边,因为红杉资本早前与币安达成了合作和投资的独家协议的,看到赵长鹏CZ转向IDG,自然也很不愿意。

此时,红杉不干了。它认为,自己与币安签订了独家的投资协议,币安在没有终止协议的时候,就已经与IDG进行了接触,这是犯规的。币安反驳说,当时与红杉签的是A轮融资协议,而自己与IDG谈的则是B轮融资。所以,并不犯规。

两家越说越不高兴,最后红杉一纸诉状,直接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禁令,要求阻止币安与其他投资者进行谈判。这个禁令被香港法院所批准,并在去年年底前的几天开始生效了。币安随即提出抗议。

看到这里可能大家都觉得是币安违规在先,所以在事情发生之后,不少投资者对于币安的信任度快速下降。但是之后赵长鹏CZ却表示红杉资本的指控是不实的。认为当时币安所签下的协议是红杉资本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获得的。法院也驳回了红杉资本的诉求。

本来是蜜月般的合作伙伴,现在却翻脸对簿公堂。资本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无情。

谁是谁非

红杉资本(红杉Capital)作为一家美国专注于科技行业的风投公司,它注资过的公司现在控制着1.4万亿美元的股票市值。自1972年以来,其投资蓝本里的成功企业就超过250家公司,包括Apple,Google,Oracle,PayPal,Stripe,YouTube,Instagram,Yahoo!和WhatsApp。红杉投过很多著名的企业,比如360,京东,中通快递,今日头条,华大基因,博纳影业,大众点评,大疆创新,摩拜单车,斗鱼,新浪,溜溜梅,滴滴出行,瓜子二手车,聚美优品,赶集网,阿里巴巴,陌陌,饿了么,高德地图等等我们耳熟能详的企业。

事实上,红杉所投的中国企业,总价值高达2.6万亿元人民币。红杉的老板沈南鹏,做投资出身,从携程网、如家快捷酒店连续创业起家,被称为买下了半个中国互联网的投资教父。而这一次的区块链大潮,红杉自然也不会放过。

对于前段时间的币安币被盗事件,币安发布了安全事件的最近进展,在Blog中币安CEO赵长鹏落款的公开信表示,币安正在进行的API、2FA、提币流程调整、防钓鱼措施创新,并将启动更多安全措施;重申7,000余枚比特币是唯一被盗的记录,并表示正与安全团队、交易平台紧密合作,并考虑巩固这股协作力量,或将形成行业联盟。

在公开信中赵长鹏称,币安正在对此次被盗事件中被黑客利用的几个方面:API、2FA(谷歌二次验证)和提币验证流程进行重大调整。并表示正强化风险管理、用户行为分析以及KYC验证程序等。同时正在研究更加创新的防钓鱼措施,以及采取了一些额外安全措施,这些在前端没有显示出来。另外将很快就会启动U2F(通用第二因素)安全措施,例如启用YubiKey或其它设备。该项功能实施后,将通过活动形式向用户赠送1,000个YubiKeys。

赵长鹏再次申明单笔约7,000个比特币的转账是唯一一笔被盗的交易记录,但与此同时,仍然在不遗余力地全面检查整个系统,确保万无一失。

他表示正与行业内十几个顶级的安全团队合作,以提高安全级别并追踪到黑客。很多安全团队与区块链分析公司正在积极协助监控这笔资产;同时也在与很多交易平台及服务提供商紧密协作,如果他们收到来自这些可疑地址的转账,资产将会被冻结。

赵长鹏指出行业协作,已经汇聚成一股强大的联盟影响力,并表示这次事件解决后,会考虑采取一些方式,巩固这股集结的力量。

未来发展

区块链行业迸发出来的价值已经不能用传统的估值方法来进行。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区块链价值可以实现短时间的翻倍,所以红杉资本想要吸取低价的筹码,明显是不合时宜的。从红杉资本跟币安之间的恩怨我们可以看到,传统的机构已经开始因为不能赶上早班车而着急了。

在当前区块链项目落地遥遥无期之时,投资机构、项目方追逐着数字货币世界里的“大哥”——交易所分食利益,三方的合作才能铺就出一条快速通往财富的道路。